学校“转捐”不算捐款,慈善总会是代管善款

“这次捐赠的目的是为了救助这个贫困家庭的女儿闫淑青的治疗,那么现在的情况说明,捐赠的目标尚未达到,不论是学校还是闫淑青的家庭,只要闫淑青的病情还没有得到治愈,捐赠的目的就没有完结,捐款还应继续履行。”这位高层人士表示,“即使这笔钱需要转捐,校方也应该征得闫淑青家庭的同意。”

不过,受捐方也就是闫淑青和她的家庭也负有一定的义务,《捐赠法》规定,受赠人应当公开接受捐赠的情况和受赠财产的使用、管理情况,接受社会监督。而在这一点上,无论是闫家还是聊城文轩中学都还不足以胜任这一要求。

如今,对于聊城文轩中学转捐善款,这位高层人士认为倒是一桩“好事”。他告诉记者,即使善款转捐给了聊城市慈善总会,也不会改变捐款当初的目标。

“我认为,这笔善款从学校转给聊城市慈善总会,不应算是捐款。相反,通过“转捐”,聊城市慈善总会成为了这笔善款的第三方管理和监督机构,替捐赠者和受助者代管这笔费用。”这位人士表示,聊城市慈善总会应该专款专用,并为这笔钱的妥善使用做好管理和监督工作。

善款支配方是闫淑青和她父母

山东省政协委员、知名律师张法水告诉记者,从法律角度看,慈善行为的受助主体,也就是善款的支配方非常容易辨别,那就是受助者及其监护人。

“在这一案例中,校方捐款的目的是为了给孩子治病。以往的很多学校组织捐款的案例,都是学校把捐款转给家长,由家长处置。”张法水说,只要最初的目的是给孩子治病,只要捐赠工作完成,学校就无权再处理这笔钱。

这种捐赠特殊情况国内早已有过先例。张法水说,2006年2月,为救患先天性心脏病、肛门闭锁的新生儿吴钟锟,广东网友曾为这名孩子捐款10万多元。当时虽然吴钟锟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但得知海南某医院有个被严重烫伤的孩子因为出不起钱被医院停药的消息后吴钟锟的母亲钟女士希望转捐2万元“爱心”款。

张法水告诉记者,这种“穷帮穷”曾引发“捐还是不捐”的道德热议,但从这个案例看出,不管受助者母亲转捐是“完全自愿”还是“迫于道德压力”,捐款的支配权是由受助者的家庭支配,而不是组织捐助方,如何使用善款完全是家庭内部的事。

“我个人觉得,在慈善捐助上,何必要为难穷人,做好人为啥不能帮到底?”张法水表示。

本报记者 张榕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