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7_0335

省城华信路副道上划出停车位,在这儿停车得交钱。 本报见习记者 戚云雷 摄   

今年5月起施行的《济南市机动车停车收费管理办法》提出,要按区域类别实行差别停车收费。据了解,年内,路内停车将全部实现收费。省城越来越多的路边出现划定的停车位,并向车主收费。

道路是公共资源,停车收费到底该由谁来收?需不需要向公众听证?收来的钱流向哪里?

市民反映:路旁停车位 “冒出”众多收费员

10月16日下午,在济南华信路北口,“停车入位,计时收费”的标识牌矗立街角。副道上都划了停车位,标着编号。不少身穿蓝色工作服的人员在车位边徘徊,看到有人停车便上前收费。

在此停车的市民王先生说,也不知道是什么单位的人在收费,每次交了钱,心里都很纳闷。

附近华信花园小区的一位居民告诉记者,华信路旁的停车位是两三个月前就划好的,“当时车主们都挺高兴,觉得相关部门干了件实事儿,谁知道现在突然冒出这么多收费员。”

这位居民透露,此前,这里并没有划停车位,划好之后也一度没人收费。从10月开始,有人在这里引导停车并收费。

一名收费员称,他们是经过东风街道办事处和历城区交警大队统一培训后上岗的,并展示了胸前的工作证。另一名收费员说,早上7点到下午5点收费,每小时2元。“如果长期停还可以办月票,有优惠。”

两元的小额通用定额发票,盖的是历城区东风飞翔劳务服务中心的发票专用章。记者拨通该服务中心张姓负责人的电话,他介绍,月票一张200元,车能一直停。“办月票就有优先停车权,我们会让管理员给你找位置,肯定有地方停。”

质疑    谁有权收费该不该严格限定?

记者就济南华信路等处停车问题,咨询了济南市历城区东风街道办事处。办事处城管科科长吴玉军称,停车收费是由办事处和历城区交警大队联合开展的,目前还在试运行,“收费是完全正规、合理的”。

在济南市历城区交警大队停车场管理办公室,洪楼中队副中队长王磊表示,停车费的管理、收费权都归街道办,交警部门只进行指导和监督。

记者又咨询历城区政府办公室,三位工作人员均表示,不了解东风街道办对停车位进行收费的情况,区政府没有相关的会议和审批文件。

济南市人大常委会法律工作办公室的一位张姓工作人员表示,根据今年1月1日起生效的《济南市停车场建设和管理条例》,县(市、区)人民政府负责本辖区道路停车泊位的经营管理工作。由街道办和交警联合在辖区内划停车位进行收费管理是合规的,不需要上级政府的审批。

“越来越多的地方路边划上了停车位,街道办到底有没有收停车费的权力?该不该将收费权完全下放到街道办?街道办能不能外包给公司?”一位受访的车主质疑说。

质疑    公共道路收费为何不征求意见?

在此前较长的一段时间里,有关“路内停车该不该收费”的争论一直持续。“即便可以收费,也必须严格管理,该不该收费由谁说了算?什么情况下才能收费?哪些区域能收费?该收多少钱?”一位受访的车主质疑说。

“之前不收费,为什么突然开始收了?为什么不提前告知大家?为什么不召开听证会,征求群众的意见?我非常不理解。”22日,济南华信花园的一位居民质疑说,虽然物价部门制定了停车场收费的有关标准,但这不代表有关部门可以随意在路边划车位收费。如果都不听证,随便划车位收钱,岂不乱套了?

有交通专家认为,道路的基本功能是保障通行,而路内停车占据了道路静态资源,理应付出代价。“如果公众说占用公共空间需要付出代价,那么政府部门征收公共空间的使用费更得征求公众的意见。”另一位受访的车主说。

然而,记者询问多位参与停车收费管理的工作人员,收费前有没有公示和征求市民意见,均没有得到明确答复。

质疑    有多少收费上缴财政?

济南市历城区东风街道办事处城管科科长吴玉军介绍,他们把具体的收费工作交给了下面的四个居委会,委托一家劳务服务公司招聘收费员,由交警部门进行培训上岗,共有80人左右。划停车位以及对车位编号是在历城区交警大队的指导下进行的,一共划了1000个左右的车位。

“说是收费权在街道办,可是具体收费的却是居委会,甚至还委托给劳务服务公司,这到底是一项什么性质的收费?收费主体如此混乱,有没有详细的账本?是不是要全额上缴财政?”受访市民王先生连发几问。

对此,吴玉军解释说,“我们发票也都是正规的,收费所得除了必要的开支外都上缴财政,没有任何问题。”但至于收费多少,成本和开支都用到了哪儿,相关人员仍称“不清楚”。

受访市民则质疑,什么算必要的开支?为何不是收支两条线?既然不需要上级审批,哪里收费收多少钱,上级部门能掌握吗?济南市每年的道路停车收费总额是多少?这笔收费会不会成为糊涂账?

“有多少是上缴财政的?这些钱是怎么花的?”一位受访市民质疑说,既然是公共道路使用费,就必须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这笔账应该算得明明白白。